北京学生重返居家学习 多种形式陪孩子度过特殊
发布时间:2020-06-29 00:00 作者:admin666   来源:未知

6月16日晚,全市应急响应级别调整为二级。市教委连夜发布通知,中小学各年级一律停止到校上课,各学校要及时将通知告知每一名学生家长,同时做好线上教学的无缝衔接,做……

6月16日晚,全市应急响应级别调整为二级。市教委连夜发布通知,中小学各年级一律停止到校上课,各学校要及时将通知告知每一名学生家长,同时做好线上教学的无缝衔接,做好心理疏导和家长沟通,确保学生平稳进入居家学习。

虽然是连夜发布的紧急通知,但是有了上一次居家学习的经验,各年级段基本都完成了线下到线上的平稳过渡。居家不意味着放假,老师们以不同形式的陪伴,与孩子们共同度过这特殊学期的最后时光。

中考前的“二模”改到了网上

本周一早上不到8点,五中分校初三英语老师朱晓琳就来到了校园。为毕业年级准备的“成长树”还没来得及挂上孩子们的毕业寄语,落寞地伫立在静悄悄的校园,满园的寂静让她一时有些不适应。“学生在的时候觉得有点儿吵,真没学生了还有点儿不适应。”朱晓琳笑言。

五中分校朱晓琳老师在上课五中分校朱晓琳老师在上课

虽然学生们都已经居家学习,作为学校的行政干部,她还是得到岗坐班,处理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一到校,她先登录平台,开始了线上巡课,“主要看看孩子们的出勤情况、上课状态,看看老师们是否需要技术支持、教学是否顺利开展,虽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也会感到踏实。”

周一是学校二模后的讲评课,可以算作初三学生再次回归线上学习的第一天。原来,17日至19日是东城区初三年级的二模时间。16日晚上接到市教委发布的通知后,学校紧急召开视频会议,商议决定第二天的二模照旧,只不过是云端开考,“我们希望这样的安排让学生自然而然过渡到线上学习,仿佛一切按部就班,不会让学生因为慌乱感受到压力。”朱晓琳说,之前有过线上考试的经验,此次调整老师们有条不紊,班主任、任课教师、职员老师分三条线分别负责学生、学科和监考。早上8点,顺利开考。

朱晓琳介绍,担心半夜调整考试形式会给学生心理带来一定负担,因此学校采取了很多弹性措施。比如,试卷通过双平台下发,考试结束后给学生留足时间进行试卷上传。

朱晓琳自己的课安排在上午第四节。她找到一间空教室,以电影《至暗时刻》的分享热身,“悲观主义者在机会中看到困难,乐观主义者在困难中看到机会”,“刚刚考试结束,想着能以此激励下学生。”热身之后,完形、阅读、作文……各种题型的难点设置、考点分析有条不紊地推进。时不时地,朱晓琳还得盯一下留言区,及时回应学生们提出的问题。

“坦白说,与线下教学相比,线上教学的互动性可能要差一些。”朱晓琳说,为了加以弥补,学校在每天下午设置了专门的学科答疑和巩固测试。老师们的手机也几乎面向学生24小时开放。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朱晓琳就接到了几个学生的咨询,有个一向成绩不错的学生这次发挥得不够理想,前来寻求帮助,细细分析才发现,学生的语言能力不错,但是在阅读时对主题的把握上出了偏差,“对于有的学生来说,语言不是问题,思维才是问题。所以就得根据学生的不同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

盯完下午场的测试,朱晓琳晚上到家开始梳理白天从老师们那里征集到的问题。“目前使用的平台功能进行了调整,老师们上课又遇到了新问题。大家纷纷给出建议,把自己开发的新平台进行分享。临近期末了,我们还在不断get新技能。”朱晓琳说,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老师和学生各自坚守好自己的位置,演绎好自己的角色,就不怕求不到好结果。

不去幼儿园也能天天“见面”

“孙老师,我太想你了!”傍晚六点半,大兴七幼大班教师孙思维如约守候在手机旁边。视频刚一接通,屏幕里的轩轩便激动地喊了出来。

大兴七幼大班教师孙思维与孩子们视频聊天大兴七幼大班教师孙思维与孩子们视频聊天

热情地表达完自己的思念之情,轩轩拿起自己的画作,“孙老师,你快猜猜,我这画上画的是什么内容?”“有这么多的美女,是不是唐僧去了女儿国呀?”孙思维一下子猜中了轩轩的心思,轩轩又兴奋又遗憾,“我这次画得太简单了,下次我要画得更难一些好好考考你。”提起《西游记》,同在视频中的奇奇也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这是一个群视频,除了两位小朋友,包括孙思维在内的三位老师也都在线。

孙思维说,从上次的居家学习开始,幼儿园就采取了老师每天与两位小朋友视频的做法。一开始,线上聊天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没过多久,老师们发现了“一对一”形式的弊端。“本来在幼儿园很健谈的孩子,在镜头面前变得很拘谨,我们老师问一句答一句,有的问了也不答,只是害羞地捅捅坐在一旁的家长。”也有的孩子主动提出来,“老师,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其他的小朋友呀?”于是,幼儿园决定,邀请更多的“老朋友”加入聊天,帮助孩子们活跃起来。

这一招还真奏效。群聊开始后,孩子们的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最近看的书、听到的故事……孩子们从一言不发变成了有聊不完的话,聊到兴头上,一聊聊上一个小时都舍不得挂电话。孩子们的聊天内容有时也会成为老师们的教育主题。比如前几次聊天时,有小朋友抛出了“孙悟空有几个名字”的问题,引发了班上阅读《西游记》的热潮,“跟同伴分享小故事,对孩子的表达能力也是一种培养和提升。”

幼小衔接的能力是大班老师关注的重点。隔着屏幕,孙思维会有计划地进行渗透。比如关于生活的规律安排,一开始,孙思维会引导孩子将第二天要做的事情标记下来,看能不能完成;在有了完成既定任务成就感的基础上,再要求孩子们限时完成小任务,引导他们慢慢形成时间的概念,培养做事的计划性和规律性。

与孩子们视频只是孙思维居家工作内容的一小部分——制作益智玩具、录制微课、进行学科教研、回答家长提问疏通焦虑情绪……孙思维说,无论线上还是线下,作为大班的老师,都在追求更好的方法帮助孩子们发展更好的动手能力、语言交际能力、生活自理能力等,为上小学尽可能做好准备。

做学生心理健康的守护者

这两天,京源学校小学部的学生们都收到了一份调查问卷。这是心理教师袁榕蔓和同事们加班加点赶出来的,23道问卷题目涉及学生的情绪、饮食、睡眠、人际关系等各个维度。“我们既想调查地详细点儿,但又担心孩子们注意力有限,问卷太长会让孩子们不耐烦。”袁榕蔓说,在设计问卷时,老师们力求从每个题目中尽可能多地捕捉到孩子们的心理变化。比如关于睡眠问题的设计,“睡眠的好坏其实是学生心理的外显反映,同时也能看出学生在家的作息情况。”

京源学校小学部袁榕蔓老师在准备微课京源学校小学部袁榕蔓老师在准备微课

目前袁榕蔓正和老师们对调查结果进行分析,以班级和年级为单位向相关老师反馈问卷结果,为后续开展相应活动提供针对性的参考意见。

面向学生个人的求助渠道也已经打开。微信、电话等多种渠道里,袁榕蔓选择向学生公开了自己的邮箱,“孩子现在还小,微信等方式的倾诉都还要借助家长的手机来实现,担心孩子们可能因为有所顾虑而不能畅所欲言。”而邮箱则可以最大限度地“隐瞒”身份。

“袁老师,您好,我最近害怕地睡不着觉,爸爸已经离开我了。我担心身边的人也会因为疫情离开我。”这几天,一封来自学生的邮件让袁榕蔓揪心不已。其实不仅仅是为这一个学生,如何为其他同样稚嫩的心灵送上安抚,袁榕蔓正积极地寻求着解决方案。几经考虑,她把目光投向了绘本,希望借助生动的故事、有趣的情节让孩子们在疫情中上接受“生命教育”这一课。要挑选出合适的绘本也不是件容易事儿。“有时候看个几十本也选不出一本合适的。比如有的绘本名里带着’学会感恩’,实际内容却有不小差异。”选出了合适的,还要进行自我加工,以孩子们能接受的方式加以输出,“不仅要反复地看,有时候还得给家里人讲上几遍。”

袁榕蔓说,学生居家学习之后,已经以绘本为载体,推出了一系列的心理微课,帮助学生理解生命的意义,培养积极的思维,学会自我认同和接纳等。

疫情发生后,袁榕蔓明显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忙了。“之前的状态可能更被动一些,比如孩子们有了什么困扰找到我,我协调解决;但是现在就得什么都想到前面,感觉自己像是个战士,拿着冲锋号顶在前面,守卫着孩子的心理健康。”

实习编辑:李璇 责任编辑:朱紫瑛

上一篇:又现冒名顶替上大学 追责必须一问到底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 福建省福州屏东中学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屏东路39号 闽ICP备12005265号-1 技术支持:福建中教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